alluu

『也许可期待永恒』

 

【策羊】

发坑表决心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暗了下来。
左铮然的那柄长剑已经断了。他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,抬手看了看握住的那截断剑。其实只留了一个柄给我。他困扰地对自己说,就这个剑柄,还打个毛啊。毛这个词霍宇从前最爱说,左铮然跟他在一起的时间久了,也跟着说顺口了。
于是他把这截剑柄也扔掉了。如果还剩一点剑身,他一定不会赤手空拳地战剩下的这么一大拨人。但是留下剑柄有什么用呢,难道拿来做暗器吗?
这堆人可真多啊,黑压压的看不到头。有多少人围着他来着?有一百人吗?左铮然一边扫视一群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,这么多狼牙军围着他一个太不科学,肯定是因为他失血过多眼花了。那么实际的人数会不会少...

  7 2

魔障02

给我自己跪了_(:_」∠)_这样都没写到花哥出场……看来三章完结是不可能的了T^T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果世上有后悔药的话,荀夕卿一定会抓一大把吞下,哪怕一次性吃太多把自己给撑死了。
可惜世上没有这种灵药,有的话,恐怕能制成它的人也已经死了。这个人是被荀夕卿杀的。
荀夕卿年少的时候爱玩,在山上修炼总是定不下心来。他心中也没什么道意,学剑也不过是他师傅强逼的。然而他天资极高,寻常的纯阳弟子大多要看教习剑术的师兄反复演示才能记住的剑招,他只需看一回就能记住,且舞出来的架势与师兄并无太大差别。这样十几年的修炼下来,他的功力竟可以力压泰半的同辈弟子,而且因为他练习剑...

  5

魔障(上)

荀夕卿真是个妖孽。
他入恶人谷不过两载,就把浩气盟的南屏山防线搞得大乱,浩气盟中到处相传出了个放血的妖怪,一时间人心惶惶,连了几个月没一个浩气敢出阵撄战。
荀夕卿倒也没做什么。开始的时候他极少上阵,也不是个杀神,每战有个把人头能够过关也就够了。他也没有什么特别忙的职位,因此镇日在南屏山荡来荡去,有事没事就去撩那些在营中休息的浩气将领,弄得浩气盟里的人个个想抓住他暴打一顿。
后来他回了一趟纯阳,浩气盟中人个个拍手称快,恨不得他再也不回来。结果他不知出了什么事,性情大变,每次打攻防的时候都特别爱截杀那些落单的浩气将领。他武功很高,寻常的浩气中人遇到他就是一个死字。然而他杀人却非一剑穿心给别人个痛快,反而...

  6

妖道02

俗话说,闲则生事端,真是不破的真理。

 

妖道01

荀夕洹被人唤做“妖道”的时间久了,久到连他自己都不大记得当初是谁这么唤他。倒是陆离记忆力好些,想了半天才不大确定地说,大约是那一回吧。
那一回。那一回是哪一回?荀夕洹想了又想。哦,是了,应该是那回在南屏山,他给几只耗子放了血的那回。
那一年荀夕洹年岁不过二十,一张白净的娃娃脸,衬得他人只有十六七岁,眼睛又大又圆,像只小猫一样,透着一种初出茅庐才有的天真和不谙世事的单纯。刚到恶人谷南屏山阵营,人人都不看好他,认为他一个孩子似的,恐怕连人都没杀过,到南屏来也是白白送了命。
听了这些话荀夕洹总是认认真真地反驳道:“不是的,夕洹是来这里立功的,不是来送命的。”人人都当他在说笑,坛主体谅他年轻,也没派他上战场...

  10

愿我来世01

愿我来世,得菩提时,自身光明,炽然照耀无量无数世界,以三十二大丈夫相,八十随形好,庄严其身;令一切有情,如我无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年。

他在菩提树下枯坐。

说是枯坐,也不过是漫长的修行的一部分。释尊在菩提树下悟道,于每一名僧人来说,这也成为了修行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枯坐。或者说打坐。他默默地在心中念诵着经文。一篇接一篇。从《妙法莲华经》起到《金刚经》,一句接一句,句句不断。

僧人对经文当是没有偏爱。句句皆当真理。他倒是个特例。他从万千的佛法里寻到了那一本经书,觉得它是恰恰对了自己的胃口的,便忍不住想去诵它。有时这样一篇篇点视着...

  10 2

发条人偶

00

我已经老了。

尽管我活的岁数比世上大部分人都长,我还是对即将到来的死亡表示抗拒。因为在死亡之前我必会衰老,而我衰老的最快的部分竟是我的记忆。

这使我感到不甘心。

我对往事的回忆正在褪色,此时我坐在自己的摇椅上,竟有些记不起曾经好友的面容。我感到胆战心惊。

前几天我打开报纸,铺天盖地都是同一个人的悼文。此时我记起,我竟是唯一剩下的,活着且真正认识过他——我那位好友的人了。

我的手已经开始颤抖,字也越发的不成形。然而我还在思索要不要将好友的故事记下。尽管那些故纸堆里还记有他的传奇故事,但他本人究竟是何种面貌,在那场大战之后又有怎样的故事,则在没有别的人知道了。

于我自己,其实我...

 

© alluu | Powered by LOFTER